明朝一件奇案 500年来无人能断
日期:2019-03-08

作案分赃

钱关有个远亲叫徐镜,住在戚林家隔壁,和戚林的关联非常不错。然而自从钱关来到这里后,戚林跟徐镜的关系就疏远了,由于戚林不喜好钱关。钱关常到徐镜家借钱,徐镜跟钱关混久了也沾染了坏习惯,有时候钱不够用,他俩也会想鸡鸣狗盗的方式补进。

丹徒县衙有个小官吏叫钱关,他是个吃喝嫖赌什么坏事都干的光棍儿,经常是花钱无把持而入不敷出。所以钱关就时常敲诈百姓的钱财来堵自己的财务漏洞,有时候他也勾结强盗分赃,所以他从县衙官吏被提职到丹徒镇衙门做差役。

正德十六年三月的某天傍晚,徐镜等人都准备好了,二更时候驾船出发。钱关在金山寺江边给他们指明了打劫目标后就溜走了。徐镜世人上了被打劫的船,用薰香迷倒了船主韩信夫,迅速拿走了镀金钢圈一付、煮酒三坛、还有一些大米、布料、衣服、银两等,即时撤回。

这件悬而未决的案件记载在《谳狱稿》中,500年间从未有人决断清楚戚林该判什么刑。

大明朝正德年间,镇江府丹徒镇有个工匠叫戚林。戚林在铁匠铺辛苦的工作,为了娶妻生子而省吃俭用,总算是有了一点点积蓄。也有人给他提过亲,然而女方家长嫌弃他贫苦,总也不同意。所以戚林只能更加卖命的干活,不仅想要娶上老婆,还想开家自己的铁匠铺子。

蒲月二十七日,钱关又谋划抢劫,戚林没被动员就主动加入了。他们打劫了孙进的船,抢了豆、米、衣物等。戚林分得:黄豆三斗五升,米一斗一升。

案发被捕

钱关的钱不够还债,又踊跃策划抢劫。徐镜又拉戚林入伙。戚林因为尝到甜头了,也就不再犹豫的参加了。五月二十二日,一众人等在荷花港打劫了船只,获得米、油、麻等货色。戚林这次分得:油十六斤、棉布八尺、醋四斤,床单一个,布衫一件、汗巾二条,酒二十二斤、麻一斤,荷包一个内有银子二钱。

很快,徐镜找来了帮手:陈富、朱浩、戚林。本身戚林是个老实巴交的铁匠,对抢劫的事件很迟疑,但是又想到授室破业没钱不行,又知道有钱关在衙门内外夹击,就允许来入伙了。

事后,戚林分得夏柠布一匹、夏布三匹、银子五两,还有多少件衣服。戚林请求徐镜帮他把夏柠布换成钱。徐镜就把本人分得的货色和戚林的夏柠布一起卖给了金山,把银子一钱四分交给了戚林。戚林又求翟习跟丁浩帮他卖了夏布,翟习和丁浩把麻布卖给了丁珍,把四钱银子交给了戚林。

人物介绍

一天,钱关有赌输了一大笔钱,徐镜手头紧也拿不出钱来帮他。钱关就出主意去抢劫过往的客船。丹徒镇诚然不是什么大城市,但却是一个水路要地,大小船只来往频繁。因为船多并且流动性大,作案不容易被抓获。并且钱关在衙门当差,消息灵通,只有不出大案,他会有办法粉饰从前。徐镜也缺钱,就听了钱关的主意。只有一点,钱关是衙门的人不方便直接露面去抢劫,只能暗中相助策划,徐镜只能再找个人来入伙,大家一起分赃。